百亿假黄金骗贷案:工行+陕西农信社等银行涉案余额约180亿

票友—票据圈儿那些事2019-10-08 16:10:02

截至案发,豫陕多家工商银行、邮储银行、以及陕西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旗下多家金融机构,涉案质押黄金贷款余额总共约180亿元。涉案银行相关内部追责程序陆续启动。知情人称,一些涉案银行行长被免职,部分银行内部已启动追责程序。


横跨豫陕两省的假黄金骗贷案立案一年有余,主要犯罪嫌疑人张淑民与张青民兄弟仍在逃未归案。陕西警方正加大对其境外追逃力度,并成立追逃小组。


据《财经》记者获取的最新资料显示,截至案发,豫陕多家工商银行、邮储银行、以及陕西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旗下多家金融机构,涉案质押黄金贷款余额总共约180亿元。


据了解,涉案银行相关内部追责程序也陆续启动。知情人称,截至目前,一些涉案银行行长被免职,部分银行内部启动了追责程序,涉及黄金质押贷款业务的一些员工,均受到不同程度行政处罚,一些具体经办人被解除劳动合同。

知情人透露,案发后,涉案银行对质押假黄金进行熔炼,通过出售其中的黄金以折抵损失。


这起假黄金骗贷案发案于2016年5月初,陕西省潼关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下称潼关信合)发现有人用假黄金大额骗贷,随即报案,5月15日,潼关县公安局以潼关信合被贷款诈骗立案。随着公安机关的侦查,陆续又发现其他受害金融机构,总涉案金额超百亿元(详情参见《财经》2017年第4期“百亿假黄金骗贷记”)。


该案系团伙操作,依托位于河南灵宝市故县镇的博源矿业有限责任公司进行假黄金制作。《财经》记者获取的资料显示,张青民等人抵押给银行的假黄金,钨的含量占62%左右,黄金约占38%。金砖外表是标准金,里面则裹包着钨板,如不用打钻和熔炼的检测方法,普通检测仪器很难发现。


现年32岁的张青民,系河南省灵宝市故县镇桃村人,初中毕业后跟随其兄张淑民经营黄金现货生意。案发后,该案多名涉案人员归案,但主要犯罪嫌疑人张淑民、张青民在案发前已逃至海外。



知情人告诉《财经》记者,张淑民早就做好出国准备。案发前后,张淑民亲友先后离境,分别去往葡萄牙和塞浦路斯。多年前,张淑民以女儿名义,在葡萄牙购置房产,其子女也取得葡萄牙永久居住权。但其长子案发后准备离境时,在陕西咸阳机场被警方抓获。


2016年5月15日,因涉嫌骗取贷款罪,张青民被潼关县警方网上通缉。同年6月1日,张青民被潼关县检察院批捕,同日上报公安部对其采取全球红色通缉。

知情人透露,截至案发,仅张青民一人便利用700多名“名义借款人”,在2011年至2016年4月期间,向多家金融机构累计骗贷数百亿元。


就该案件具体进展情况和相关信息,潼关县公安局未接受采访,几家涉案银行也未予详细回应。



2016年报道节选:


2012年10月9日的《扬子晚报》报道,先智创科(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副总裁冯小缺微博爆料,国内某大银行出售的黄金被验证掺假,并质疑中国市场大量金条用铱或钨掺假。


金融机构监管何为


除了检测方法落后于制假术之外,上述案件中,不法分子用假黄金,借用他人身份证,巨额贷款流向少数人却未引起警觉,因此不排除金融机构监管存在问题。


一位金融业内人士介绍称,对于个人黄金质押贷款业务,金融机构都有完善的管理制度。


近年来,在实物黄金购买热潮中,不少人将实物黄金作为资产配置的一部分。虽然实物黄金具有保值功能,但很难变现,且短期变现的风险较大,以前人们购买实物黄金后,要变成现金,只能一卖了之或到当铺质押。


针对实物黄金的特点及市场需求,国内多家银行增加了黄金质押贷款的相关业务,并推出“个人黄金质押贷款”业务。此项业务推广至今,不仅解决了实物黄金的流动性问题,也给银行增加了经济效益。


《陕西日报》报道,陕西个人黄金质押贷款业务始于2003年,在陕西首推这项业务的是中国工商银行潼关县支行(下称潼关工行)。由于推行后效益显着,潼关县和邻县灵宝市的一些金融机构也纷纷效仿,此项业务得到迅速扩张。


但在高速增长中也隐藏着风险。


依据《商业银行法》、《贷款通则》以及《陕西省农村信用社贷款管理暂行办法》和《陕西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授信业务审查委员会工作实施细则》规定,对于个人黄金质押贷款业务,都有制度可查。陕西省联社渭南办事处工作人员的一篇《金融在创新路上》文章,详尽介绍了黄金质押的管理制度。


以潼关信合为例,为防范贷款的信用风险,潼关信合需对借款人资格进行严格审查,实行“三不办理”原则;即异地贷款不办理,有不良信用记录的不办理,不具备民事行为主体资格的借款人和未经授权委托的第三人不办理。


在完善内控制度、防范操作风险方面,潼关信合购置了高精度的进口电子秤和检测仪器,加固了保险柜和金库,且执行双人操作、双人复核、定岗定责、按时查库的管理制度。


在质押物检测环节,潼关信合要求操作人员必须对黄金先目测,后仪器分析,再水吊检测,并建立有检测记录。


为严格防控制度,潼关信合还规定所有黄金质押贷款,必须有信贷员实地调查报告和质押物检测结果,报经上级审批后方能发放贷款。


令人吃惊的,正是在如此严格的管理制度下,假黄金质押骗贷案持续发生。


对于此种类型的骗贷风险,陕西省联社系统并非没有意识。2014年9月3日,陕西省联社渭南办事处副主任段小宁,在陪同银监局官员调研潼关信合时就提出,在办理黄金质押贷款过程中,要加强对实物检测环节的交叉复核,特别提到在这一环节要防范操作风险和道德风险,增加领导监督和检测人员对黄金实物检查结果的复检和复核。


但知情人透露,针对个人黄金质押贷款业务,陕西省联社高管内部曾出现分歧。有高管认为过于集中放贷,将形成潜在的信用风险、市场风险、操作风险和道德风险,此意见遭到极力反对。


潼关信合超过百亿元涉案金额中,包括渭南市内9家县(区)级信用合作社(农商银行),9家单位与潼关信合签订委托协议,均由潼关信合代办黄金质押贷款业务。


《财经》记者发现,陕西省联社多位高管系渭南籍,另有高管曾长期在渭南市金融机构任职。长安信合理事长也曾在渭南任职,而潼关信合原理事长离任之后,又被返聘至长安信合。


此外,潼关信合原主任则在犯罪嫌疑人之一、徐建波的公司任职。


目前已知,潼关信合有8名工作人员去年10月被警方带走,其中3位高管已被潼关县检方批捕。该案5名主要骗贷者,与陕西省联社高管是否存在利益纠葛,有待案情披露。


知情人透露,2003年6月,陕西省联社成立初期,在建章立制、治标治乱方面取得显着成效。但它的行政化管理模式,容易出现高层抱团现象。而陕西省联社、地市级省联社派出机构、县联社的三级行政管理模式也拉长了管理链条。


一位在银行从业的法律顾问分析称, “商业银行的监管应该是依靠制度和流程,避免出现‘一把手’说了算。农村金融机构的高管话语权很重,一旦参与到贷款中就难免产生风险。”


由于管理体制弊端,只要搞定县信合主要高管,贷款就颇为容易。一位知情人介绍,“只要潼关信合账面上有钱,就会有工作人员给博源矿业股东们打电话,而借款人均是借用身份证。”这种奉行“人脉”关系的做法,给黄金质押贷款埋下隐患。


潼关信合是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地方性金融机构,在业务方面也受地方政府牵制。而潼关县主要以黄金产业带动县域经济,重于支持,疏于监管。


据一位知情人透露,如此巨额的黄金质押贷款,曾有人发现其中问题,只是未敢捅破而已。即便是案发后,涉案金融机构的高管们,仍存侥幸心理,意在将巨额损失弱化处理。


用假黄金骗贷并非孤例,2005年,灵宝市豫灵镇杜家村民王某乐用假黄金质押从灵宝市农村信用社联合社阳平信用社贷款2856万元。案件发生后,阳平信用社为减少损失,出售了所质押的部分黄金,仍造成1817余万元的实际损失。


该案与陕西假黄金质押骗贷案,颇有相似之处,都是审批监管和黄金入库检测环节出现了问题。曾为阳平信用社信贷员的杨彦民在办理其中一笔贷款业务时,未按规定对质押黄金重新出库检测。


在发现两名借贷人去向不明后,信用联社工作人员及公安机关对阳平信用社为借贷人办理的20笔贷款的质押物进行检查、检测,发现其中7笔贷款的约12万克质押黄金实际为约9.8万克白银,其余13笔贷款的约24万克质押黄金数量不足,实际重量仅为约6万克。


2010年5月11日,经两审后,三门峡市中级法院维持一审原判,阳平信用社原主任赵虎群、原信贷员杨彦民犯违法发放贷款罪,分别获刑6年和9年。




报名通道

培训费用:4500元/人,报名前15人及三人团可获8.5折优惠

(含培训材料及课程费用,培训期间午餐)

(※不包含往返路费,住宿及接送机服务等)

报名联系人票友君助手 18101821208(微信同号)

Copyright ? 江苏修学旅游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