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老虎白恩培受贿2.467亿:把“牢底坐穿”第一人

简单军事2019-10-08 14:39:46

 2016年10月9日,河南省安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原副主任白恩培受贿2.46764511亿元,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在其执行期满减为无期徒刑后,终身监禁,不得减刑、假释。白恩培受贿近2.5亿元,创下了十八大以来省部级高官受贿金额的最高纪录。而终身监禁的量刑,又使得白恩培刷新了落马高官的领刑纪录,成为《刑法修正案(九)》实施一年来,我国被处以终身监禁的第一人。

  

  出身“将军县”

  70岁的白恩培1946年9月出生于陕西省的清涧县袁家沟村。2001年,白恩培调任云南省委书记,主政云南10年。2011年,65岁的白恩培离开云南,赴北京任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

  云南是白恩培仕途履历中最重要的一站。2001年10月,白恩培上任时,云南刚刚遭遇了原省长李嘉廷的腐败案。李嘉廷利用职务之便,先后30余次伙同其儿子李勃或单独收受贿赂1810万元,被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以受贿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

  两个月后,白恩培在云南省委第七次党代会上指出,李嘉廷案造成的影响十分恶劣。白恩培说:“腐败不除,事业难兴。因此,对反腐败斗争的态度一定要坚决,处理问题一要依法依纪,确保反腐败斗争的顺利进行。”

  遗憾的是,白恩培很快就重蹈李嘉廷的覆辙,不仅贪腐,还创下了近2.5亿元的最高受贿记录。这么多钱,白恩培是从哪些渠道非法获取的呢?

  “大云南”战略

  2000年前后是云南经济发展历史上最为艰难的几年,此间,云南省在全国GDP排名中,已经连续多次倒数第一。2001年,时年55岁的白恩培临危受命,从大西北的青海省委书记调任大西南的云南省。中央的意图很明确,希望白恩培带领云南这个落后省份走出困境。

  白恩培主政云南后雄心勃勃,他推行的第一战略即“大”字当先。云南省政府的一位中层领导首先提出了“大昆明”的发展思路。这一思路几经完善,为白恩培所赏识后,迅速在昆明市推开。之后这一思路逐渐成为云南“大城市运动”的雏形。

  在白恩培的主导下,云南省开始了大规模的翻新扩建。之后,不仅出现了“大昆明”,全省也随之高唱“大”字,诸如“大大理”、“大曲靖”、“大红河”。 一时间,多家房地产开发集团纷纷投入巨资,参与云南城市的发展建设。

  在众多的房地产集团中,有一家公司格外获得白恩培的青睐,这就是以黄如论为董事局主席的世纪金源集团。黄如论1951年9月出生于福州连江县一个偏僻的小渔村,因为家庭贫困,黄如论小学未毕业就被迫辍学。1986年,他只身一人前往菲律宾闯荡,经过艰苦创业,事业发达,以31亿美元的资产位列福布斯华人富豪榜第94位。世纪金源集团是黄如论创办的综合性跨行业国际集团,以房地产开发为大型支柱产业,在中国大陆共投资2200亿元人民币,开发各类商品房7000万平方米。2004年,世纪金源集团捐资1400万元支持云南省教育事业。2005年,又捐资人民币1400万元给予云南省作为教育基金和人口奖励基金。2008年该公司再次向云南捐赠了1.816亿元。对于世纪金源集团在云南的慈善项目,白恩培给予高度赞赏并多次直接作出批示。可是,在接受捐赠的过程中,白恩培的心态逐渐发生了变化。白恩培在《忏悔录》中写道:“从支持民企老板在云南发展开始,就产生了从他们身上捞取好处的想法,也确实从他们手中拿到了巨大回报。”世纪金源集团先后在昆明开发了世纪城,在腾冲开发了国际旅游度假村,在西双版纳开发了“版纳滨江果园山庄”,白恩培在收受了巨额好处费以后,不惜赤膊上阵、亲自打招呼,指示地方领导“关照”这些项目,明目张胆地出卖公共权力,甘当老板的“办事员”、“马前卒”。

  

  耽误云南十年

  白恩培很“精明”,不是什么人的请托都办,只有大老板才考虑;不是什么钱都收,只有“大手笔”能入得了法眼。他紧盯房地产开发、矿产资源、土地出让这几块“肥肉”,攫取巨额利益,出手帮助老板一次,最多的要收数千万元。在白恩培的干预下,一些土地被贱卖给了商人,双方从中获利巨大。云南省干部群众背后骂白恩培是“崽卖爷田心不疼”。

  白恩培主政云南十年,围绕他的各路商人格外活跃,既有云南本地人,也有从青海、内蒙古追随来的。他们为攀上白恩培大搞“感情投资”,手段无所不用。白恩培喜欢玉石、茶叶、红木家具,商人老板们就投其所好。办案人员从白恩培家扣押到大量玉石翡翠、高档木质家具、雕件制品、普洱茶。白恩培在《忏悔录》中承认:“我是能拿的都拿,能要的全要。”

  “贪了十年,玩了十年,耽误了云南十年。结交一批老板,带坏一批干部,重创了政治生态和发展环境。”这是许多云南干部对白恩培的评价。

  上行下效,看到白恩培和老板勾结牟利,一些干部动起了歪脑筋,竞相效仿。一批投机商也闻腥而至,勾肩搭背,致使窝案、串案频发。普洱市委原副书记李小平自称“我不管项目,可管项目的人归我管”,他收受一个老板巨额贿赂后,变成“提线木偶”,对其要求提拔的干部有求必应,这个老板成了名副其实的“地下组织部长”。德宏州政协原主席杨跃国在担任瑞丽市委书记期间,在土地出让问题上,一开始还开会研究,后来干脆不开,直接带老板到现场看地,只要老板看中,就安排国土局供地。在他的示范下,瑞丽市原常务副市长赵兴会、市国土局原局长王成钢等多名干部均因“地”而腐。文山州委原书记张田欣与湖南永州籍地产商人蒋政江相互勾结,在超大型多金属都龙锡矿改制过程中,以增资扩股的形式将国有矿产低价贱卖,蒋政江仅以1900余万元就控制了这个潜在价值数千亿元的矿产,导致国有资产严重流失。

  不法官商沆瀣一气形成逆淘汰,严重影响市场经济秩序和发展环境。在白恩培任内,矿产、土地开发经营权屡屡落入行贿者手中,资源配置不公、利益恶性冲突等混乱局面愈演愈烈,一方面刺激更多的商人老板迷信靠实力不如靠“官员”,只想通过权力攫取暴利,无心踏实做强企业。另一方面迫使正当经营者心灰意冷、无奈离开。白恩培的一个行贿人就说:“我原本做正当生意,利润微薄。看到人家投靠官员发了大财,就想走捷径。”

  随着资历增长和权力稳固,白恩培思想严重蜕变,纵情享乐,根本无心工作。他在《忏悔录》中写道:“觉得什么都看开了,什么都无所谓了。追求享受成了我最大的目标,欲望也就达到了顶点。”他痴迷高尔夫球,不仅业余时间打,工作时间也打,不仅在省内打,还跑到外省打。

  比起打高尔夫,更大的危害在于,白恩培任内无视禁令,大肆建设高尔夫球场。白恩培任内十年间,云南高尔夫球场发展迅速,仅昆明市所辖区域就已建或在建高尔夫球场至少12个,每个球场至少占地数千亩。有些球场周围还配套休闲娱乐设施,占地甚至上万亩。虽然国务院办公厅和国土资源部曾“三令五申”,严格禁止新建高尔夫球场,但云南高尔夫球场仍然顶风开建。

  白恩培的恶劣行径不仅对云南的政治生态造成了难以估量的损失,也严重影响了云南省的经济社会发展。白恩培任内,云南经济不仅没有好转,反而持续下滑。

  

  夫人路线

  清官有个贤内助,赃官有个贪媳妇。白恩培的妻子张慧清不仅没能成为白恩培的“廉内助”,反而在白恩培的发财路上充当了“助推器”。白恩培、张慧清夫妻联手,把家庭变成“权钱交易所”。白恩培在《忏悔录》中写道:“我在前边办事,她在后边收钱。有时还有意创造条件,让她打着我的旗号去搞权钱交易、接受贿赂。”白恩培以姻亲血缘结成“腐败共同体”,他不直接收受钱物,而是由妻子张慧清当“收银员”,由张慧清的两个表弟具体办事,一个负责在商人和官员中居间协调,另一个管理资金和物品。为便于收钱、洗钱,张慧清还以表弟的名义成立十余个皮包公司。2014年7月,白恩培听说组织在调查他,便伙同张慧清将数千万元赃款,转移到外地一亲戚处,放作高利贷。白恩培的一个行贿人说:“他们夫妻实在是贪婪到了极点。”

  白恩培在云南期间,一些老板为了靠上这棵大树,想方设法走“夫人路线”,极力讨好张慧清。他们经常到白恩培家陪张慧清打麻将,故意输钱给她。张慧清对这些人的企图心知肚明、来者不拒,私交甚密、同吃共乐,凡与张慧清保持良好关系的,官员升官,商人发财。

  张慧清是白恩培的第二任妻子,比白恩培小十多岁,原是青海省一家招待所的服务员,父母是地地道道的农民。在农村生活的张慧清,自从嫁给白恩培以后,便和白恩培一起过上了富足的生活。从一名仅有高中文化的农村妇女,一跃成为声名显赫的官太太,按理说她会感到知足,但这名农村妇女很快丢掉了农民的朴实,充当起“贪内助”角色。跟随白恩培来到云南后,张慧清进入云南电网公司,迅速升任云南电网公司党组书记、副总经理,正厅级。张慧清还结识了一群官太太,整天吃喝玩乐,看到周围的人都赔着笑脸,她心里特别受用。张慧清非常挑剔,不仅住所多次重修,设施豪华,而且厨师、司机稍微不合意就撤换。

  仰仗白恩培这棵大树,张慧清频繁插手矿藏开采、土地出让、工程建设、招标投标,收受巨额财物。她成天往来云南各地,结交各色人等,一些干部、商人竞相逢迎。

  麻栗坡县隶属文山州,富含钨矿资源。中央政府下达给该县的钨精矿控制生产指标为2700吨,占云南省总指标3500吨的77%。2006年政府整治之前,麻栗坡钨矿长期被乱挖滥采。商人李晓明看中了这块肥肉,想承包此矿,他通过各种关系找到张慧清,奉上巨额钱物,请白书记多帮帮忙。在张慧清的干预下,2007年2月,以清理整顿为名,注册资金1亿元的麻栗坡县紫金钨业公司宣告成立,李晓明为董事长,这家公司拥有麻栗坡县钨矿的独家开采权。县政府以矿产资源入股,占麻栗坡县紫金钨业公司51%的股份,紫金矿业出资占股49%。李晓明还不满足,又去找张慧清帮忙。最终,紫金钨业大举增资,合资公司注册资金增至10亿元,其股份变动为紫金钨业持股85%,县政府和当地一家矿业公司仅持股15%。李晓明掌握了绝对话语权,获利数千万元,张慧清从中也捞取了大量好处。

  张慧清四处插手矿藏开采、土地出让、工程建设、招投标,凡是搭上关系的老板无往而不利。白恩培因贪腐落马后,张慧清被撤销云南省第十一届省政协常委、委员资格。张慧清在接受组织审查期间,以泪洗面,悔不当初。她常常发出这样的感叹:“我不缺吃、不缺穿、不缺钱,啥都不缺。我为啥要收别人的钱?”

  轻看浊流心自恬

  白恩培的倒行逆施激起了云南人民的强烈愤慨,很多正义之士纷纷向上级举报,控诉白恩培的违法乱纪行为。这其中,云南省政协原副主席杨维骏最为着名。

  1922年出生的杨维骏,是土生土长的昆明人。他的父亲是滇中名将杨蓁,同盟会成员,曾担任孙中山大本营高级参谋等职。杨维骏三岁时,父亲被人杀害。少年杨维骏被家人送到上海读书。杨维骏在国仇家恨中长大,从小性格比较直,敢于提出批评。

  1949年,为策动国民党云南省政府主席卢汉起义,中共华南地方组织指派杨维骏以个人身份来滇做争取卢汉起义的工作。经过多次斡旋,最终卢汉率领全省军政人员,在昆明通电全国,举行起义,宣布云南和平解放。此后,杨维骏担任了云南省政协副秘书长、统战部副秘书长、云南省政协副主席等职务。

  杨维骏和白恩培本没有交集。2001年10月,55岁的白恩培从青海省委书记转任云南时,杨维骏已经离休3年多。两人第一次见面,是这年的省委老干部座谈会上,白恩培到任没几天。白恩培逐一向老干部问候,并征求大家对省委以及云南发展的意见和建议。杨维骏性情耿直,也不客气,主动发言,直陈积弊,提了很多有关城市发展的意见,但白恩培口头答应,再无下文。后来,在云南省“两会”上,性格倔犟的杨维骏又追问白恩培,也没得到明确答复,杨维骏知道新来的书记在敷衍自己,就不再问了。

  白恩培履新后的重要决策之一,是提出昆明市“一湖四片” 、“一主四辅”的城市开发战略,围绕滇池造城,打造“大昆明”。为此,白恩培提出了“快速发展是第一要务,要先于一切,高于一切,重于一切”的总方针,但是杨维骏认为这和党中央“‘好’字优先,又好又快发展”的科学发展观唱反调,于是多次以各种形式表示异议。

  对于“大昆明”的发展战略,杨维骏更是明确表示反对。杨维骏反对的理由有两点:一,不应当以党委政府联席会议的形式召开会议并决定,因为中央早已三令五申,党政要分开;二,“大”字当先的战略未经过科学论证,未履行法律规定的程序,属于盲目开发建设。

  在杨维骏的坚持下,昆明市规划部门等政府机构召开了两次论证会,经论证,认为打造大昆明计划可行。但杨维骏仍然认为,论证会存在很大瑕疵,没有科学、公正论证。杨维骏甚至专门撰文批评白恩培的战略,认为不能人为造城,要尊重城市发展规律。

  白恩培极力推行“一湖四片”、“一主四辅”毁乡造城大城市化运动,强占基本农田,强拆民房,甚至出动警力打伤抗争农民,官商勾结,以远低于市场价从农民手中强征农田,引发了农民强烈不满。杨维骏在调查中发现了这一问题,“有的每亩市场价400万,只给村民12万,征地2万亩总计剥夺村民金额高达千亿元,农民多次到省委大门口下跪哭诉,白恩培都坐视不理,云南百姓给他取绰号叫‘白眼狼’。”

  2010年12月17日,杨维骏为昆明西山区福海社区韩家湾村失地农民“公车上访”的举动,让云南的土地问题彻底公开化。这一天,89岁高龄的杨维骏坐着他的车牌为云AA9135的奥迪A6,为12名失地农民代表开道,带领他们到云南省政协反映问题。在云南,云AA9开头的车牌为省领导的专配用车。杨维骏说,那些村民要反映的问题是政府拆迁安置政策不合理。韩家湾村有8个自然村组要拆迁,1700亩耕地要被征用,房屋被限期拆除,政府没有出示征地手续,每亩25万元的征地款也未发放,冬天到了,安置房始终没有下落。杨维骏说:“政协能监督政府,没有我带路,农民肯定进不了政协大门。”在省政协办公大楼,杨维骏和12名失地农民一间一间办公室去敲门,却一个人都找不到,明显都在躲。

  随后,省政协老干部处的负责人来到杨维骏家中,质疑他以省政协原副主席的身份动用公车带农民上访。杨维骏反驳说,“难道政府配车只能用于游山玩水,不能为民请命?我为什么不能以退休干部身份,为群众反映问题?”说得那位负责人哑口无言。

  此后,不少失地农民都会找杨维骏。

  2013年5月13日,昆明市晋宁县广济村民召开“保护农田群众大会”,邀请杨维骏参加。时任晋宁县委书记一早来到杨维骏家,希望他不要出席,但杨维骏反驳,“作为公民,我为什么不能参加?”最终,县委书记的态度从劝阻变为“多去指导”。

  杨维骏要从家中赶往约30公里外的广济村时,被告知“车不能送他”,政协给他配的公务车只能在昆明市区跑,不得出城。无奈,杨维骏只好向朋友借了一辆车赶到了会场。省部级老干部的到场,让农民们士气大振。此后,村民带了些农副产品上门拜访,杨维骏坚决不收,称这是共产党的作风,不拿群众一针一线。

  后来,杨维骏得到消息,价值5000亿元、亚洲最大的铅锌矿兰坪铅锌矿,被刘汉以10亿元人民币控制了60%的股权。而作为国企的云南冶金集团准备向银行贷款由其控股,被白恩培拒绝。

  “这不是贱卖国有资产吗?”杨维骏又坐不住了,他将问题整理成材料,交给了彼时正在云南进行巡视的中央纪委、中组部第二巡视组负责人。

  杨维骏的所作所为,令白恩培极为反感,可杨维骏依然我行我素。

  2013年8月,已经91岁高龄的杨维骏通过网络,实名举报云南省多起贱卖矿产案,并举报白恩培参与其中。杨维骏称,在云南省委白恩培书记的主持下,云南很多矿藏资源都没有按市场规则交易,存在不可告人的黑幕。在北京期间,杨维骏还先后两次赴中纪委上访,反映云南存在的问题。他的实名举报,也被中纪委工作人员总结为三个之“最”:年龄最大、职务最高、反映问题不为自己而是最为群众着想。

  退休的副部级干部实名举报现任省委书记,引起各方关注。人们纷纷盛赞杨维骏:执着,有勇气,“身上有革命年代过来的老干部的硬朗、直接的风格”。还有人说他像“举着长矛的堂吉诃德”。

  把牢底坐穿

  杨维骏的实名举报引起了中央的高度重视。2014年3月9日,时任云南省副省长沈培平被中央纪委“双规”,后被判处有期徒刑12年。7月12日,原云南省人大常委会常务副主任孔垂柱跳楼自杀。4天后,云南省委原常委、昆明市委原书记张田欣被立案审查,后被开除党籍,降为副处级非领导职务。

  昔日的下属接连出事,白恩培的内心惊恐不安,他担心自己的事情败露,惶惶不可终日。多行不义必自毙。2014年7月,组织开始调查白恩培涉嫌严重违纪违法问题。

  2015年1月,中央纪委决定给予白恩培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将其涉嫌犯罪问题及线索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2015年1月13日,最高人民检察院依法对白恩培以涉嫌受贿罪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

  2016年6月16日,白恩培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一案在河南省安阳市开庭审理。白恩培被指控利用其担任青海、云南省委书记等职务上便利,为他人在房地产开发、获取矿权、职务晋升等事项上谋取利益,直接或者通过其妻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2.46764511亿元。白恩培还有巨额财产明显超过合法收入,不能说明来源。

  2016年10月9日,河南省安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对被告人白恩培以受贿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在其死刑缓期执行二年期满依法减为无期徒刑后,终身监禁,不得减刑、假释;以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判处有期徒刑10年,决定执行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在其死刑缓期执行二年期满依法减为无期徒刑后,终身监禁,不得减刑、假释。对白恩培受贿所得财物和来源不明财产予以追缴,上缴国库。

  由此,白恩培成为我国被处以终身监禁的第一人。

  据统计,已开庭审理的十八大后落马省部级以上官员中,共有29人获刑,这其中,白恩培的刑罚最重。白恩培是十八大以来,第二名被判处死缓的“老虎”,也是被判处终身监禁的“第一虎”。

  2016年4月18日,最高法、最高检联合发布《关于办理贪污贿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明确了终身监禁适用的情形:判处死刑立即执行过重、判处一般死缓又偏轻的重大贪污受贿罪犯,可以决定终身监禁;凡决定终身监禁的,在一二审作出死缓裁判的同时应当一并作出终身监禁的决定,而不能等到死缓执行期届满再视情而定;终身监禁一经作出应无条件执行,不得减刑、假释。正因为刑(九)和解释的出台,才有了白恩培这第一个“牢底坐穿”的大贪官。

  人大不是退养地,高官不是护身符,反腐没有避难所。白恩培落马,并被判处终身监禁,向大众传递了这样一种信号:贪腐官员,人人必打。


Copyright ? 江苏修学旅游联盟@2017